眭紀剛:打通創新驅動堵點

作者:眭紀剛 2022-04-11 15:10 來源:瞭望
放大 縮小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創新的重要性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我國科技創新已進入世界主要國家中游水平,部分重點和關鍵領域已接近或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為創新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要打通創新驅動堵點,發揮科技創新對經濟發展的戰略支撐作用,需認真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規劃、科技體制改革三年攻堅方案,強化創新驅動和創新引領的發展方式 

    經過改革開放40多年的快速發展,我國已成為有世界影響力的經濟大國。進入新發展階段后,我國既面臨新一輪產業變革與國際競爭格局重構的機遇,也存在經濟增速換擋、平衡經濟結構,實現從要素投入驅動向技術創新驅動跨越的挑戰。

    創新是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創新的重要性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強調要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

在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指引下,我國創新發展成就顯著。全社會研發投入從2012年的1.03萬億元增長到2021年的2.79萬億元,研發投入占GDP的比重從1.98%增至2.44%,超過歐盟平均水平;科研人員數量、科學論文產出和專利申請量位居世界第一;涌現出一批國際知名創新型企業,并在高鐵、核電、衛星導航、5G、特高壓輸變電等領域取得一大批重大創新成果。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的《全球創新指數》顯示,中國的創新指數從2012年的全球第34位躍居2021年的第12位,已進入創新領導者行列。我國科技創新已進入世界主要國家中游水平,部分重點和關鍵領域已接近或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為創新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創新發展堵點猶存

    盡管我國科技創新取得了諸多成就,但目前科技創新仍難以滿足經濟社會發展需求,科技與經濟的結合仍待完善。自2008年以來,我國全要素生產率增速有所放緩,說明科技創新在發展中的驅動作用仍未充分發揮,科技創新要轉化為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仍有很長的路要走,特別是產業發展中的“空芯”化,重大關鍵性、戰略性技術依賴國外進口等,不僅使經濟發展空間受到限制,國家安全也面臨重大隱患。

科技成果質量有待提升。由于過去的科技評價過分強調量化考核和“五唯”標準,忽視科技成果的轉化應用,很多高校院所的科研人員為了多出成果、快出成果,忽視長期積累,片面追求論文、專利和科研經費的數量,產生了大量應用價值不強的科研成果,導致我國科技成果轉化率不高,難以為創新發展提供有效支撐。在這種評價導向下,很多科研機構尚未形成國家使命導向,科研力量分散,沒有形成協同攻關的組織模式和能力,難以勝任國家戰略科技重任。

    企業原始創新能力仍較薄弱。從研發投入來看,企業已成為我國技術創新的主體。但是從內部結構來看,我國企業的研發情況仍不樂觀,不但研發強度偏低,而且結構也不合理,企業創新還有很大提升空間。2020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研發支出占主營業務收入之比1.4%,而主要發達國家普遍在2%以上,且多以技術開發為主,基礎研究僅占企業研發投入的0.5%,嚴重制約原始創新能力提升。

產業發展缺乏自主技術。我國產業仍待擺脫粗放發展模式,目前不少產業仍處于全球價值鏈的中低端,高端環節自主創新能力有待加強,核心零部件尚未實現完全自主可控,一些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支撐產業升級、引領未來發展的科技儲備和創新能力有待完善。2020年中國半導體進口額折合人民幣2.4萬億元,約占國內進口總額的18%,與全國研發經費大體相當。

創新發展急需高技能人才。高素質的技能人才是創新發展的重要載體,隨著勞動力供給數量下降,勞動者素質的重要性日益凸顯。2020年,我國具備科學素質公民的比例為10.56%,國民平均受教育年限8.1年,而德國和美國分別達到14.2年和13.4年。作為制造業大國,我國的高級技工占產業工人比重僅為5%,德國和日本這一比例則為50%40%。

     激發創新的市場機制與環境待完善。由于市場競爭不充分,很多企業沒有認識到創新對于企業發展的重要性,沒有將創新作為企業發展的內生動力。同時,還存在市場激勵不足、要素流動不暢、資源配置效率不高、知識產權保護不力、微觀經濟活力不強等問題,影響創新活力的發揮,激勵創新的市場環境和社會氛圍仍需進一步培育和優化。

    創新系統整體效率不高。受以往科技和經濟條塊管理的影響,我國創新發展政策還沒有形成合力,科技政策與創新政策、產業政策、貿易政策、金融政策、教育政策的統籌銜接不夠,分散、重復、低效,協同性有待提升。不同部門間存在目標沖突,影響創新系統整體目標的實現和整體效能的提高。此外,由于不同創新主體的功能定位、合作動機和利益分配不一致等原因,也影響了產學研之間的合作效果。

    深化改革打通創新驅動堵點

    要打通創新驅動堵點,發揮科技創新對經濟發展的戰略支撐作用,需認真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規劃、科技體制改革三年攻堅方案,強化創新驅動和創新引領的發展方式,為高質量發展提供制度保障。

    一是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依托創新型企業布局建設一批國家技術創新中心,引導有條件的企業加大基礎研究和前沿引領技術開發,提高科技型中小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對企業投入基礎研究實行稅收優惠。鼓勵企業與高校院所深度合作,在關鍵核心技術領域成立若干產業技術聯盟。構建行業領軍創新型企業主導,高校院所參與的創新聯合體,系統布局創新鏈,為未來產業儲備技術基礎。建設一批國際知名的創新型企業,形成若干有國際影響力的創新集群,鼓勵企業邁向全球價值鏈高端、面向全球開展競爭。

    二是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優化研發結構,加強應用基礎研究領域投入,在信息技術、人工智能、智能制造、新材料、新能源、生物等領域重點布局,建設一批肩負國家使命的科研機構和實驗室體系。通過產業技術聯盟、產業研究院等加強行業前沿和共性關鍵技術、先進制造基礎工藝等方面創新。突出前沿引領技術、現代工程技術、顛覆性技術創新,實現引領性原創成果重大突破,確保戰略領域技術自主可控。

    三是完善產業創新生態環境。開展產業鏈不同主體之間的協同創新,鼓勵多種技術方案之間的競爭,開辟全新技術軌道,實現換道超車。構建新型產業創新平臺,消弭研發與產業化之間的“死亡之谷”。面向產業和地方經濟發展,在重點產業領域組建產業技術研究院和創新服務機構,為科技創新和創新擴散提供專業服務。改善科技型中小企業的融資條件,完善風險投資機制。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確保創新收益。

    四是建立多層次人才培養體系。加快推進“雙一流”大學建設,擴大高校教學科研自主權,為創新發展培養高層次研究型人才。加快落實科研評價標準分類改革,堅決破除“五唯”導向評價體系。工程技術類專業應面向技術和市場開展科研,著重考察提升解決核心技術問題、服務經濟發展的能力。促進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融合協調發展,培養出適應一線實踐領域的創新型技術人才,提升工程師和技術工人的技能和素質。建設一支專業化的成果轉化人才隊伍。

    五是發揮市場對創新的引導作用。在勞動力市場、知識技術、資本流動、產權保護、市場競爭、產業準入等方面優化環境,發揮市場對技術研發方向、路線選擇、要素價格、創新資源配置的導向作用。充分發揮國內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創造有利于新技術快速大規模應用和迭代升級的場景,加速重大創新的市場選擇。營造公平競爭環境,加大反壟斷力度,激發企業創新的內生動力,使創新成為企業的自發需求。

    六是完善創新發展體制機制。建立功能健全、互相兼容的創新發展政策體系,加強創新政策與產業政策、貿易政策、競爭政策、金融政策的緊密結合,在部門之間建立協調機制,從政策層面消除科技政策與經濟政策“兩張皮”問題。聚焦前沿技術領域,探索建立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的新型舉國體制。全面深化改革,破除市場主體自主創新的體制機制障礙,有效激發創新的活力和積極性,為創新發展提供有力保障。

(作者為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中國科學院大學公共政策與管理學院崗位教授)

 

 
附件:
老妇的两片 肉唇 翻进翻出㊣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少妇被粗大的猛烈进出视频㊣男女啪啪全过程免费看永久网